大姐知道我跌倒,问了她的朋友(有灵通)说我是不是在山头乱乱讲话,说了不该说的?我平时不多话,更何况在那种地方给谁都不敢乱讲话吧。大姐差不多每天都打来追问,要我赶快去神庙找师父解掉,不然的话,治疗没有那么顺利。


我打了个电话给三哥,告知大姐说的事情,三哥立刻去找“吉灵头”问,师父要我亲自过去解。师父看了我的命盘,说我本身就比较容易接触阴的,加上今年冲太岁,我去世的哥哥肖龙,今年又是龙年,冲上加冲,可能那天运势比较弱冲到。他看我的情况是没有犯到什么。拜了过后,拿了符回家搽尾龙骨和冲花水。不过说真的,之前感觉眼睛看东西蒙蒙,眼皮重重,冲过花水人精神很多,眼睛也比较有神。


四哥来我家,劈头第一句话:“你家东南位在那里?今年五黄落在东南方。五黄五行属土,火生土,千万不能有红色物件助旺凶性。


呃。。。 我家的东南位在客厅的角落,那里放了猪肝红的落地灯,还摆放了个小孩子玩的舞狮头,是不是助旺了五黄位?


四哥说每年的二黑和五黄要注意,尤其是五黄不能不慎。他说今年他家的五黄落在厨房,一家3口喉咙不舒服,又咳嗽,放了风铃,又加水,又放音乐盒才止住了些。听四哥那么一提,立即想起我有 blog 过一篇关于我家五黄的事。从去年尾我就很多事了,怎么忽略了这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Option to Bestow Happy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