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完了,回家休息一下,吃过午饭,等老公回来,老公+我+仔仔+婶婶+四哥,一辆车下北海,姐姐和2哥和3哥另一辆车下。明天(4月3日) 一早去槟岛祭拜我叔叔,这是第一次拜也是第一次我们那么多人相约一起去。

叔叔火葬,骨灰安放在槟岛的某个骨灰塔 (忘了名字),我是第一次见识,感受很不同。骨灰位子小,不能放太多东西,祭拜仪式简化。祭拜叔叔的蜡烛烧得很旺,隔壁祭拜的蜡烛却是慢慢的燃烧着。婶婶说叔叔很开心,我们那么多人来看他。

骨灰塔里,弥漫着浓浓的香烟,仔仔肺不好,怕他受不了,叫老公抱他下去走走。我自个儿的到处看看,心想骨灰位里会不会有我的同学。我离开这里要20多年了,大家面貌也改变了,就算有也不认得吧,就算出生年份一样,也不能确定是我的同学。

我不是心肠坏,只是人生无常。年级越长,就越想找回旧同学。槟城说大不大,要找个同学也不容易。人家说要找就上FB,问题是,我只有他们的中文名字,除非是找到其中一位,就有很大可能找到其他同学。

就只是想想罢了,没有行动。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