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祭拜老公的婆婆,仔仔出水痘才两个星期,人家说是最会传染的时候,我们没有回去。

一个星期过后是祭拜我家祖先。

婶婶星期四 (3月31日)从槟城下来,星期五去买好祭拜的食物和用品,傍晚姐姐载了婶婶下去机场接四哥和凝凝,晚上回 Rawang 过夜。老公拜六有工作,没有跟我们回 Rawang。

星期六 (4月2日)姐姐和婶婶一大早起来准备好祭拜用品,二哥和三哥6点多就回来了,姐姐打包了一些早餐,还买了一条香肠给仔仔。我们吃过早餐就出发去义山,仔仔还没睡醒被我抬了上车。

从小每年的清明,天还未亮,父母亲就带着全部孩子去祭拜。十多个坟墓,有单一的,有两穴的,也有3个相连的,从最前最低的拜起,一直顺着拜到山上去。有些坟墓有他们的孩子拜的,我们没拜,只是礼貌上去烧个香。从天空微亮到日晒三干,满身汗水,要到中午才拜完。还记得那时母亲总叮咛要我们穿长袖衣和长裤包鞋,坟地杂草有刺的特别多,就算武装具备,回来还是会有几道伤痕,又痒又痛。后来哥哥们长大了,祭拜的前一个星期,找一天去坟墓那里清理上漆,到了祭拜那天就不用那么赶,在太阳还没那么猛烈前就祭拜完回家了。

父母亲不在了,祭祖的重任就由姐姐来负责,一如往年,每年祭拜的坟墓还是一样,只是多了我们挚爱的双亲。父母亲的坟墓在后面山,也是最后一站。拉着仔仔一步一步的踏在阶梯走上去,心情越加沉重,眼眶装满了泪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那么多年了,我对母亲的思念还是那么的重。看着坟碑上照片里的妈妈,依然美丽,希望妈妈在另一个地方跟爸爸快乐的生活着。

仔仔一直都拿着香肠不舍得吃,他说在等野餐,野餐的时候才拿出来吃。祭拜那么多个坟墓,还要爬高爬低的,大家都有点饿了吧。我拿出带来的一些蛋糕,跟仔仔说:“野餐开始了~ ”。仔仔高兴的拿出香肠来,大口大口的咬,很饿哦~ 呵呵~

創作者介紹

Option to Bestow Happy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