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住 Klang Utama,家里住了一个“她”。
“她”很爱玩,常常骚扰其中一个女租客。
有时拉女租客的脚,拉醒她后就对着她厉笑,
有时弄醒女租客,当着她的面前跳墙,跳去厕所那面墙。

有天那个女租客叫他亲戚来跟我们说,那时才知道家里多了一个“她”。
他们说去附近的神庙问来,师傅要跟屋主谈,所以才过来找我们。
立刻,当天就过去神庙,我们请示师傅帮忙“请”走“她”。
可是,师傅说,“她”比我们先住进去。怎么可以叫他走呢!
就算是家里按神,神也不能对他怎样。
那时我们家没有按神。
后来师傅建议以后出入平安,要我们家里按天神和地主。
过后画了张符给我们拿回家化了。
从此以后,那个“她”没有再找女租客了。
过了不久,她搬走了。

不过一直以来,我们都不成被“她”骚扰过。
有时自己一个呆在家里,都会躲在房里。
家里总是阴阴暗暗的,就是会莫名其妙的怕起来,
所以家里其他的地方都不敢去。

后来,为了工作方便,我们也搬走了。
創作者介紹

Option to Bestow Happy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