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的无名小镇,现在无人不晓。

星期六拿东西给阿平,才知道老公的 Kampung 发生了那么大件事情。到星期日从报章上才晓得是两种病菌引发。老公一看到 Melioidosis 这个字眼,立刻打了电话回家给家婆。上次家公中的病菌就是这个名字。

回想起去年过年前,家公大腿内侧疼痛,开始是发烧不退,来来回回整个月了,吃了不少发烧药和止痛药,过后排尿困难,起初也是以为是生石。后来进 Assunta Hospital 住了有1、2个礼拜罢,也查不出原因。老公想可能是扭伤,或者是压到神经线,带家公去 Subang 一间专门看运动受伤的诊所,检查后发现大腿内侧情况很特殊,写了信去KL 的某个高级医院做 CT Scan,拿了报告回去给这医生看,virus infection,医生说他有朋友在马大对这方面有经验,写信叫家公立刻入院。

马大医生说这病菌是一种生长在泥土的,还好马大这前有过这类的case。很巧合的,我们追究起来,发现家婆的哥哥那时也是进马大住了一个月,病情一样,他是肺部有脓。(他们住同一个村)。那时也猜测因为他们很常进芭场的关系。

医生给家公在屁股洞里伸管到大腿那里放脓出来,每天都打抗生素,出院后还需要打6个月的抗生素,一天两次。因为里面还有很多很小粒的脓,不能开刀抽出来,不然打到满身都是洞。

如果不是因为这疫情爆发,一直以来这病菌是默默地,无声无息的侵袭着村民。

撇开这不说,其实这瀑布我只去过一次。那里有个很奇特的,很天然的奇石景象,那里的石头是大大一片,很多层,就像重叠形成的。纹路斜斜的躺在大地上,就像是一个大石山倒了下来。我不会形容,我那时去的时候也没带相机,在这里借用了某人的照片看看。


http://www.malaysiaren.com/thread-10187-1-1.html

創作者介紹

Option to Bestow Happy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