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去年10月回去的时候,家婆说她心抖,全身乏力。12月尾在家里跌到,膝盖缝针花了2个小时,医生说家婆的膝盖那里的皮很薄,大力扯下就破了。今年1月中的时候在外面浇花又跌到,刚恰二叔回来看到立刻扶她起来,所幸无大碍。

之上次跌到,双脚浮肿,脚眼疼痛,行步困难,走没几步全身乏力。

老公的弟弟妹妹们都很担心家婆,第二次跌倒的时候就一直劝她去看医生,可她老人家心里担忧说,她的情况一定住院的,怕不能在家过年,我们惟有顺从老人家,过了年才接她去看医生。

年二十九家婆一早起来很晕眩,家公带她去附近的诊所看病,医生说她血压很低。看了医生回来就昏睡了两天,所幸年初一人精神好很多,可以出来走动了。

每次家婆头晕血压低,就会煲一种中药喝,她打了电话给阿平,年初二回来时煲给她喝。家婆喝了过后人比较精神,双脚的肿也慢慢褪去。脚没那么肿了,家婆更加不愿意去医院了。

我们回来开工后,家里没人看顾她了。老公打了几次电话回去问她情况,她都说没事。人好好的,怎会双脚浮肿呢?还跟医生拿止痛药?没事没痛吃什么止痛药?越想心越不安,拜六年初十等老公放工就回乡。我们回到家经晚上10点多,看见家婆一人坐在客厅里打瞌睡,样子很虚弱。她看见我们突然回来高兴极了,也听我们劝说,明天一早跟我们下 KL 看医生。

礼拜年十一吃过午饭来到 SDMC 已下午4点多,急诊医生帮家婆做了心电图和抽血检验,心脏、肝、肾都说情况良好,不过双脚浮肿一定有问题。问我们先回家,拜一来看专科?还是留医?当然是留医啦,等拜一来看病,还要花上几个小时等,家婆身体状况怎能等呢?

立刻安排入院,一连做了好几个 test,抽了几次血,最终找到病因了。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