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的事了,怎么又发生了。

拜一赶工迟了放工,太夜了来不及回家煮,就在外打包,一包广府炒米粉,一包炒饭。

仔仔只吃他爱吃的广府炒米粉,炒饭被我硬逼下只肯吞了一口,虽然只是一小口,他也中招,可幸的是很轻微的,泻肚子两次,人还是龙精虎猛。

我就惨很多,吞了半包炒饭,又吐又泻,晚上10点多去看医生,靓公跟靓仔说带妈咪去打针。=='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