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的大道,全都跑过,就只剩東西大道。为了心愿,我俩公婆特地拿了几天假(7-Mar-2004 至 9-Mar-2004),就只为了跑一跑東西大道。

来到宜力,将要进入東西大道时,心情有点忐忑不安,一路上都紧盯着老公别开快车。可能听了太多不好的,离奇车祸、入黑免经、野象出没等等。



東西大道工程跨越無數高山峻嶺、山谷和河流,可說是一場極為艱辛的工程。

阿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